让步 (一)

BGM 相反的我—张芸京 私设有 ooc有


“我想我有喜欢的人了。”张新杰和朋友打电话的时候,如是说到。

“抱…抱歉?”


他向韩文清表白了,用短信的形式,在一个并不特殊的日子,他就是突然想通了,觉得自己按部就班的生活需要改变,但是他有些诧异,改变竟然是从这里开始。


“然后呢?”朋友在电话那头问到。

“没有答复,没有任何口头上的,文字上的,肢体上的同意,或者拒绝。”张新杰叹了口气,张了张口,却发现这句话再也无法接下去。

“没有消息也许是最好的消息。说不定没看到那条短信呢。”朋友说了这样一句话来安慰张新杰,“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通话结束,通话时间2分23秒。


张新杰盯着手机屏幕上的那行小字出神。他又要陷入和接受那种未来未来与绝望已至的双重煎熬。


“明明是山东的汉子,就不能爽快点么。”来自朋友的评价让张新杰哭笑不得。

他去外面买了些啤酒,现在是夏休期,张新杰表白之后住在自己的房子里,他在逃避,他的房子有一个挺大的阳台,出门就能看到大海,他第一次来青岛的时候就喜欢上了这个城市,夜晚有吹向大海的风,即使在夏天,风也是那么干净清爽。


打开空调,有意识地调低了几度,张新杰让空调的风吹向自己,就好像海风一样,他坐在地板上,靠着一旁的墙,摆出那种失意的姿态。


“我准备借酒消愁。两瓶是我的最大能力限度。我准备喝两瓶半,留下备忘,防止我醒来什么都不记得。”备忘录里,张新杰很认真地敲下这句话。他酒量一般,但是他最后地结果是喝完了买来的三瓶,张新杰觉得整个人开始发烫,空调吹来的风又恰到好处地将多余的热量带走,贴着墙,能听到那类似于海浪的声音,一下一下,起起伏伏。



第二天早上的家门,几乎是被踹开的,不过韩文清没有完成整套攻势林敬言就发现了地毯下的备用钥匙。进门的时候看到的是那个和平常全然不同的张副队。

他依旧保持准备着睡着的姿势,脸色苍白,身旁有三个被捏扁的啤酒罐。早上惯有的作息让他醒过来一次,他忍着头疼给韩文清发了短信。

“韩队,我请半天假。”


收到短信的霸图几乎快沸腾了,从不迟到,夏休永在的张副队请假了,一请就是半天,但是韩文清知道,这事情,不对。随后打了几个电话,都是,无人接听,无人接听,无人接听。


39.5摄氏度。


电子体温计上色数字触目惊心,韩文清立马把张新杰抱到车子里,林敬言发动了汽车,后排的座位上,张新杰靠在韩文清的肩上,车子的颠簸让他很难受,一阵反胃,他整个人往韩文清怀里凑了凑,当韩文清的双手环着他的时候,张新杰竟然抽抽嗒嗒地啜泣了起来。


一切都安置好了,医生数落了几句。房间里只剩下了韩文清和张新杰两个人,韩文清拿出手机,看到了那条告白的短信,“你,还有多少事埋在心里?”


张新杰做了一个可怕的梦,梦到自己和韩文清在同一个浴缸里,谁很烫,韩文清整个人压在他身上,吻了下来。


张新杰瞬间清醒了,猛然睁开眼,没有眼镜,天花板上的霉斑和污渍看来荡然无存,窗外的阳光很刺眼,他下意识用手去挡,却被人摁住了。


“别动,打着针。”






评论
热度(28)

© 赤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