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太阳太阳03

黄少天BG注意
女主性格清奇
私设如山 时间轴是乱的
手机好像不会搞超链接…01 02戳头像 辛苦啦


开始了。



我对黄少天可能真的有了依赖。
当我意识到这件事的时候整个人害怕地睡不着觉,咬着被子哭了一个晚上最后睡着。我发现我自己离不开黄少天的很多东西,比如说鼓励。

我不能依赖任何一件事,否则它离我而去了我就需要更多的时间来安慰我自己。

他很忙,我也是。因为我沉浸在稿子里的时候会忘掉很多事,但是工作总是有限的,当我用最更快的速度开始工作,自然就意味着我将会有更多的时间空出来胡思乱想。

雷丘依旧在我的腿边。有时候我觉得做个狗也轻松,有吃的就撒着欢跑一跑,没吃饱就讨东西吃,吃饱了就睡着在梦里讨东西吃。

在笔记本里对黄少天的分析逐渐丰满了起来,我把我自己和他放在对立面上做对比,得出了一条可能大多数人都不愿意接受的结论。

黄少天是一个内向的人,而我是外向的人。

我的外向在于我需要通过外界获得力量,来支持自己生活或者保持一种快乐而且无忧无虑的状态。但是黄少天不同,他可以从自己身上获得动力,一个人独处将比和别人在一起更让他满足。而他话多只是因为体力好。

这里的内外向和别人所理解的不同,这里是思考方式活着性格,黄少天虽然如此但能很好地和人相处,给人一种很阳光的感觉,因为我从黄少天那里获得力量,因为我把我的烦心事告诉了他,从他口中我得到了建议、意见、安慰,而对他而言,他要自己去解决他内心的一切烦恼,原来只是自己的,现在还要不可避免地不忽视我强加给他的那一部分。所以我对我的依赖非常内疚,极其内疚。当我的笔记本里写到这里的时候,我感觉毛骨悚然,纯粹的理论分析最后指向一个结果——不要再和他相处了。我必须更加完善地思考。

思考结果如下。

首先,因为我要从某个人比如说X中获得力量并且希望这种模式不要流向第三方,且X能带给我力量,所以X必须能自己带给自己力量,又因为X需要解决自己和我的烦恼,而他又需要自我消化,所以X也许会难受,因为我不希望黄少天会难受,所以X不应等于黄少天。

问题似乎解决了,但却也面临着更大的问题。于是我倒回去寻找可以避免如此的方式。如果希望X不难受,也就等价于X对此感到开心,为我分担而感到开心,X必须带有亲密身份,比如闺蜜,或者家人,也可以是男朋友。

所以找其中之一成为X就可以了。闺蜜C君是个很好的人选,但是她最近很忙,去国外玩了找不到人。家人们也并不合适,而我现阶段没有男朋友替我分担。

“汪!”雷丘朝我喊了一句,我回头用脚点了点它。其实宠物也可以充当X的吧…我这么想着,所以雷丘丘你一定是老天爷带给我的好礼物!走!下楼玩!

问题的确解决了…只是效果反馈恐怕要在一个星期后才能完善。我突然知道为什么ex会和我分手了…在他看来在我眼里他几乎是个试验品,正常人都不能接受的吧?算了…劈腿就是劈腿,干嘛给渣男洗白,洗个屁!喜欢我不就该料到我的个性如此么!当初工作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谈恋爱跟玩一样不为对方考虑为何我当初瞎了狗眼!

“汪!汪!汪!”雷丘欢腾地下了楼,下楼梯的时候我差点没跟上它而摔倒在楼梯上…太久不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是狗也会向往而且寂寞的啊…拉着雷丘在烈日炎炎下走路的时候我如此感叹到。

“叮——”我的短信铃声还有余音绕梁之势。

“烧鹅你能不能来蓝雨二楼?…我在楼梯间。”来自黄少天。

我很害怕别人的任何一种方式的,叫我出去的这种事。因为总能脑补出现在黄少被人绑架,绑匪现在用手机发虚假短信的样子。

“好。我在附近呢,马上就到。”我还是回了,因为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这条短信背后的黄少天像曾经那段时间的我一样,感受到了一种忧伤,渴望着别人用坚定的语气给他信心,能够在他需要的时候马上出现。

我把雷丘留在了保安室,它也安分,不吵不闹的。眼睛里亮闪闪的不知道想到了什么。

二楼的楼梯间是什么地方?我拐到二楼,鬼使神差地就往安全通道那里走,推开门一看,黄少天就坐在楼梯上,双手抱着腿,头也埋着。一下子我竟然不敢过去,他听见声音把头抬了抬,气氛一下子变得有些奇怪。

“怎么了?”我走过去,蹲到他面前。

“是一件小事情,觉得很难受。”

“没事的啦。”我怕是因为我最近的打扰让他的精神处在一种比较脆弱的状态,“是我最近跟你吐了太多苦水吗?”

“不是,是自己的事。”他意外的有些沉默,话少了很多,“你有什么事还是来找我好了,对等的我也能来找你啊,就好像现在。”

他的周遭感觉像是乌云密布,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黄少天,没有精神,眼神里没有光采。

“我不蹲着了啊,我坐到你旁边来。”起来的时候膝盖发出了咯咯咯的响声,这也算是老毛病了。我只好扶着墙再挪到他身边,他依旧把头埋得很深,我看到了他的发旋,就揉了揉他的头发,“没事的啊,好好吃饭好好睡觉什么事情都没有啦!”

我不去想早上想过的很多事,现在看着他这个样子,我觉得有必要把他的属性改一改,也许他并不是那种能够将负面情绪全部消化的人,他好像也会伤心,像被乌云遮死的太阳。

“你能不能让我靠一会?”没等我回答愿不愿意他就把我搂了过去,头埋在颈窝里。

他在做深呼吸,因为心情不好情绪起伏而略带杂音,听起来像是低低的啜泣。黄少天怎么会哭呢,我笑着拍拍他的背。

这算是我第一次和异性这么亲密的接触吧,心里的那种感觉绝对不是紧张或者兴奋,只是这几天有过的内疚在渐渐消去,我揉着他的头发,“虽然不知道你怎么了…但是我一直都在啊,不会走的。”

“嗯。”

在接下来的十分钟里,他就维持着这样的一个姿势,也不管楼梯间的气温要比室内高出五六摄氏度,不管他的我汗就顺着脸滴下来,流到我的皮肤上。

“喂…”他很久没有开口说话,突然开口嗓音就变得很沙哑低沉,“烧鹅鹅千万别对别人这么好啊。”

“这…是…什么鬼”我咽了口口水,“哈哈哈。”我假笑了几声,演技苍白。

“我现在已经好多了呢多谢你了呢,你真是我见过的最好的妹子。”他依旧保持着原来的样子不打算放手,也因为他说的话,我感觉气氛暧昧起来,加上周围的温度又逼近能接受的最高温,我能自觉地感受到我的脸应该红得不成样子了,抱着我的是一个大太阳,“可是要是是别人也这样呢,因为伤心想要你安慰呢?你也会跑过去安慰别人然后不拒绝地就被别人抱着好久,虽然我自己是很高兴但是想到你很容易被人骗就觉得不放心啊…要是被别人吃豆腐怎么办,烧鹅鹅一定就忍了也不会怎么样吧…会和我说吗?像寻找安慰或者只是吐吐苦水一样…这样看来谁都可以吧…雷丘应该也行更何况你还有好闺蜜呢…我想变成不一样的一种身份来听你抱怨,我觉得帮你解决问题是一件很开心的事呢,因为看到你眼睛里突然会有光就觉得很满足。”

这大概是我听过的最长的一段话——从他的嘴里说出来,没有看到他在动的嘴唇却能把每个字都听得清清楚楚,这在我这里是从来没有过的事。

好像是早上的理论分析要被推翻了呢,黄少天给予了我一个我自己从未想过的可能性。既然没有男友替我分担,就把替我分担的变成男朋友吧。


“拍拖吧。”他在顿了一顿后轻声说了一句,“你看看你连耳朵都红了。”

“屁啦是因为热。”






tbc.



妈呀我在房间因为懒的开空调导致超级热…而一位学霸却告诉了我热力学第二定律,这大概就是下一节的内容吧…哦…还有吃火锅…反正我是自己想吃。

黄少被写的有点闷骚了呢…




评论(7)
热度(32)

© 赤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