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别

点文  @木木璃ww 接好~

魏琛BG注意

时间轴很迷 文风清奇

私设如山 欢迎捉虫




开始了。





 

你觉得人世间最温情的场景是冬日里吹着啤酒瓶的烧烤摊。茄子和鱼豆腐轮番地上桌,朋友们还是一如既往,热血将凉未凉,有的人吹吹牛逼,有的人沉默不语只是喝着闷酒。

曾经的同学的聚会大概如此,你把风衣又裹紧了一些。

吹牛逼的是以前早就不对付的那个男生,搂着你早就不对付的女生,两个人恩恩爱爱地向各位描述自己的幸福生活,家里的公司又赚了多少多少钱。喝闷酒的是你,诸事不顺,白天刚被人偷了钱包,晚上还来这里听人家有说没说的。

“诶诶这是我们当初的大班长啊,来啊敬你杯酒,当初我俩这事能成多亏你没告诉老师。我说咱们的班长要是像隔壁那个那么事儿的话,我啊哪有现在的幸福生活。”他把酒杯往你面前一放,自己喝掉了左手攥着的那一杯。

“嚯,你现在的幸福生活靠你女朋友,靠我像话吗?”你爽快地喝下了,心里的滋味却是出奇得怪。

烧烤摊从当初你们上学的时候就支在这了,老板的孩子都长到到和他们当初一样的年纪了。拿铅笔屁股挠挠头,攻占着棘手的数学题。

气氛刚到高潮,隔壁的小混混直接给你们添了把火。

摊子在一家水果店前面,是一个混乱的小三角地带。前面的小混混打算买几个苹果,好像借着酒劲就没有谈拢价钱,借着酒劲就掀掉了摊子的桌子,隔壁算题的孩子被吓了一跳急忙躲到了爸妈身后。铁盘子噼里啪啦,突然间没人说话了。混混突然觉得尴尬,还是借着酒劲非要搞出其他的动静。

他把啤酒瓶哗啦摔在了地上,飞溅的玻璃碎片划伤了你的胳膊。同学立马分成了两拨,关系好的围了你一圈嘘寒问暖,一般的往后退了几步纷纷躲开。你还没惊呼就看到一个人冲了出去。

你突然觉得想哭。

 

初中的时候别人都很叛逆,耳朵上七个八个的耳洞。年轻的时候总是天不怕地不怕,路边的三块钱一个洞的摊子都敢坐下来。身为班长的你从小对于这样的事情并没有多少兴趣,只是那年学期刚开始老师就说,诶同学之间要互帮互助,叫你以身作则。后来你就坐到了那个最最角落的地方,美其名曰帮助同学共同进步,实际你知道成败与否都靠自己哪是别人可以插手的。

“嘿你好啊大班长。”最角落的那位向你装模作样地敬了个礼,你看了眼花名册,记住了他的名字。

“你好啊魏琛。”

他上课很少听讲,基本上就是在睡觉,要不就是看着游戏的杂志,在本上涂涂写写。你趁老师转过身拿笔头戳了戳他,叫他好好听课,他总是回以抱歉老子实在困得不行的表情。下课铃声一响班里好多男生就往这个角落聚。体育课下一堆人叫嚷着“魏老大”还抱着篮球就往角落挤,汗臭熏天。

你瞥了眼魏琛,终于人都散完了,你才很不情愿地说了句。

“魏琛啊……你的吸引力是不是太大了一点啊……”你还在面对着现在看起来简单到要死的数学题,新买的水笔还在动着,写下来的东西却是慌乱的,最后也就放下了笔,直直地盯着他。

“怎么说?”他把矿泉水拧开猛地灌下。

“每天班里那么多男生全往这里挤,也不知道你们多久没洗澡了真味。”你嫌弃地说完,心里想其实也不是那么夸张。

“有吗?”他嘿嘿笑了,刚打完球觉得很热,就把T恤撩了起来擦汗,露出了隐约的肌肉线条,你脸一红,别过去不理他。

“干嘛?被我熏过去啦?至于吗我昨天刚洗的,就算打了球也没味啊我很注意个人卫生的。”他笑笑又凑近你,“不信你再闻闻?”

“诶呀流氓。”你把本子一合就打他,他放下衣服就躲到角落缩成一团,撞倒了放在后排书架上的木花瓶,里面的塑料花掉了一地。

你觉得最悸动的场景莫过于青春年少的时候,一句玩笑,一件白衬衫,一个好天气,就能开启一段难忘的感情。

 

“你他妈就是找事儿。”出去的人是魏琛,他直接把小混混撂倒在了地上,随后两个人就扭打在了一起,“长没长眼睛?我问你,长没长眼睛?”魏琛又是一拳,你还没有回过神来,他脸上也就挂了彩。

有人拉开了他们两个,魏琛还是在往那里施展着拳打脚踢的样子,你这才好好地看了他的样子。脸上的轮廓逐渐明朗,下巴的胡渣让他显得更加成熟,有了男人的样子。今天的他套了件开衫,里面是好像皱皱的衬衫,就好像是那天,你真正认识了魏琛的那天他穿的那样。

 

夏天的晚自习只有电扇在天花板呼啦呼啦地转,少年少女的桌角叠了厚厚一叠卷子。魏琛在旁边练着怎么转笔,黑笔没带笔盖划了你的胳膊。你懒得生气撇过去一眼,接着又写卷子。

“诶哟诶哟不好意思,你看看这个……”他戳了戳那条笔迹,“我得给你赔不是。”

正好下课。

“不用赔不是了,你明天上课别睡觉就成,总是让我提醒你搞得我自己都分心。”

他向你抱了个拳,嘴里说着遵命。然后又神秘兮兮地凑近来,“班长,我周末带你出去玩呗,赏不赏脸啊?”

“没空。”

“别啊,你看这最近……”

“不去。”

“那今天晚上呢?”他迅速地把东西塞进书包,一把拉着你跑出了后门,“我跟你说大班长,你这个年纪就活得跟个老太太似的,真是完了,让老夫我带你去见识见识什么叫青春。”

老夫……这个自称……你腹诽到,其实也不怕。大概是早就有点厌倦了,青春的蠢蠢欲动加上一味的自己给自己的束缚让你觉得可能真的需要一个出口来发泄。

鬼使神差。

 

“你怎么这么笨啊,这要摁这个,还有这个……你这怎么又掉下去了……老夫不救你了……”你们来到一家网吧,未成年人明明不能进的地方,但是这里的确是他们这群男生平时的窝点。他手下的索克萨尔还在大摇大摆地走着,你只能眼看自己的角色掉到山崖下怎么也爬不上来。

“你救救我……我上不来……”你手下的那个术士蹦跶蹦跶却蹦不了多高。

“你自己自杀然后回复活点……”他喝了口雪碧,含在嘴里嘟囔不清。

“你还要不要脸了我……等等你这是什么啊……公会的名字?蓝溪阁……和你的索尔萨尔画风不和啊……”你抢过他的雪碧,又插上一根吸管,咕咚咕咚喝起来。

……

你从来没有像那个时候那样真实过,你看着魏琛认真的样子,还有那件服服帖帖穿在身上的白衬衫,突然想做个坏学生。

“盯着我干吗……”他偏过头来,“卧槽你快点你要死了,打不过快跑……”他直接把你圈在手臂里,右手直接抢过了你的鼠标。他切了个视角,又快速把你的角色拉离了攻击范围。本来可以呼一口气,你们两个却保持那样的姿势,两个的尴尬扑面而来。

他支支吾吾地收手,脸红着打算走。你呆若木鸡,直到他无奈地抓起你的手跑出去。

“咱们总得在晚自习结束之前溜进去你说对吧……”

 

 

 

班级的聚会早就有点不欢而散的意味,人走了一些,你觉得有点对不起魏琛。

“那个……你还好吧?”

“反正你也不想再待了嘛。”他双手抱在头后,走在你身边,你一时语塞,心说他怎么猜到的,随即也就笑笑。

“诶对了,你现在在做什么?”考试结束以后好像再也没有见过他,当了这么久的社会人,也没有关注过任何同学的信息。

“打游戏啊。”他掏出了烟,熟练地点上。

“打游戏?荣耀啊?”对方没有说话,火星子在黑夜里忽闪忽灭,“怎么也不换一个,都不厌的啊。”

“我向来钟情我最初喜欢的,不仅游戏,其实……”他突然停下来,把烟头丢到了垃圾桶里,“人也是一样。”

你不知道要怎么回答,只好呆呆地站在那里,脑子飞快地想着要怎么回……结果他还是像以前那样抓起手,说,“老夫总得在小区关门之前把你送回家你说对吧……”

 

对,你偷偷说。

你觉得最神奇的莫过于街头巷尾总有一盏为你开的灯,送你回家的人。时隔多年还记得的话,手势,动作,还有久别重逢。




fin.




-----------------------

啊其实恰巧明天就是我们初中的同学会

觉得自己的初中没有什么很青春的事也有点可惜啦

然后觉得自己写的老魏很迷

这文写了挺久了还是很迷

所以……求妹子原谅

……

终于暑假了才开始有空还文 

点过文的小天使们……

宝宝尽快快快快把文还了呜哇

希望大家看得开心

(づ ̄ 3 ̄)づ



评论(6)
热度(29)

© 赤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