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果生贺❤陈果生日】痕迹

CP叶果注意

时间是叶修刚到兴欣的那个冬天

私设如山 比如手机 欢迎捉虫





开始了。




十二月的杭州,这个点天上是一点光亮也没有了,白天大朵灰色的云直压下来,让人觉得又寒冷又压抑。水汽较盛的这座城市在冬天更加肃静了,街上没什么人,见面了也不想伸手打招呼。不过夜晚还是灯光璀璨,缠在行道树主干上的荧光灯还是漂亮的暖橘色。

 

陈果和叶修好歹不必遭受这样的冷风摧残,只是挤在一辆暖气十足的网约雪铁龙后排——和一个下班族一起,那人坐在副驾,正冷冷地看着手机,光打在他脸上让他看上去好像一个正在破译敌方密码的特工。

车里四个人呼出来的热气早把车窗玻璃模糊了,外面透进来的光都是隐隐约约的。

 

叶修的手机还在震动,估计是群里不知道谁在圈他,他顾不及,根本腾不出手来,一只手驾着陈果的胳膊,另一只扶着她的脑袋。

而这人,压根没有意识似的,靠在叶修肩头,满身酒气,睡得正甜。

 

一个网龄长达十年,荒唐青春尽数献礼荣耀女神的宅男——当然也是宅男男神——简直是束手无策。如果不是陈果误拨的电话,叶修根本想不到要主动提出说接去参加同学聚会的老板娘回家,不会放下游戏就打车,更不会草草约了一辆,不小心点到拼车……也根本不至于遭受前排小哥的白眼。

 

谁知道这位小哥看着斯文,脾气却是很暴,和陈果不知道怎么就起了口角,说着“管你醉没醉”,翻着白眼就下了车,说完还解下了自己手机上的绝版挂绳,扔给了陈果。

“你不是粉丝么?正好,我刚想扔呢,叶秋出道五周年的纪念周边,你可收藏好了。人都退役了,这个可保值了,起码海景房。”

说罢就头也不回地走进了某条小巷,因为路灯不亮,一下子就看不到人影了。

 

陈果气不过就下了车,叶修连连和师傅道歉,也连忙就下了车跟了上去。

“别激动啊老板娘,他就说叶秋两句,你跟他生什么气啊?”

陈果找不到人,坐在小区公园里的石头凳上盯着路灯下的草皮,情绪是看得出的低落,“你也怪我。”

“我没怪你!”叶修怕自己说错了话,就乖巧地坐到了陈果的边上,“我的意思……我的意思就是,叶秋本人都不在乎的风言风语,你和人生气不值得啊……对吧?来来来起来了,咱们赶紧回兴欣吧,唐柔估计还等着我们呢……我手机也没电了,不过就到了,咱们走一段吧?”

“……”

 

叶修讨好地拉起陈果的胳膊,扶住她。两个人刚走到马路边,红灯刚刚变色,陈果就突然甩开了叶修的手,把手插进了自己的口袋,冷风让她那时候的表情看上去相当微妙,向前走了半步的叶修一怔,回过头来。

“怎么不走了?”叶修伸手去拉她。

“你怎么知道叶秋就不在乎呢?”

于是这手就停留在了半空。

 

 

这事情发展到现在,是谁也想不到的。

就是很尴尬。

喝醉的女人,怀揣秘密难以自证的男人,变回红色的信号灯,还有没什么背景音乐的环境,叶修的嘴感觉就是被封上一样。

“那些在网上随意猜测,随意诋毁他人的人,不就正好是因为像你这么想吗?”陈果耸了耸肩,挑着眉瞥了叶修一眼。

“……”

这就是无妄之灾,叶修不知道该怎么解决眼前的难题。他抿了抿嘴唇,有些埋怨和嘲讽要呼之欲出,说实话他有点不耐烦了,因为陈果“召唤”而泡汤的那局擂台在他君莫笑的败绩里将成为不能磨灭的记录,属于晚上的电竞生涯被迫坐车跨过四分之一个杭城,但是不管怎么样,都没有办法解救这位喝醉了的姑娘脑袋里的死疙瘩。

 

毒舌的话在脑力的转了几圈,开口却是,“陈果,今天晚上出什么事了?”

 

 

“没怎么。”陈果撇撇嘴,“想说就说呗,你们都是自由的。You are free, always…free.”

 

她把高跟鞋脱了下来,从包里翻出厚厚的室内袜,半蹲着套上,手指勾着鞋子丢进了垃圾桶。

“诶!”叶修想拦,但是高跟鞋已经闷声掉了进去,“地冷啊!”

“有什么要紧,我刚刚还是赤脚穿的高跟鞋呢!”陈果看到交通灯变色,就抓紧时间踏向了对面。叶修简直是怕了,心脏嘭嘭嘭跳了起来,他自己也有任性的时候,但几时能疯成这样!杭州的冬天,这能是开玩笑的么……

他连忙追上去,为了赶上这段因为懵了落下的距离跑得气喘吁吁。陈果坐在一边高起的花坛沿,笑嘻嘻地看着叶修的窘态。

“哈哈哈,你真好笑。”陈果手指着叶修的肚子,“我觉得你刚刚跑过来的时候这里都在抖!”

“……”叶修有些无语了,“这个时候……你就不在乎在乎我会受伤了是吧?”

“因为说你有赘肉吗?哈哈哈哈真是无语。”陈果摇摇晃晃地又想起身,被叶修一把按下。

“你与其因为叶秋的情绪跟我闹别扭,还不如设身处地想想我是不是真的很委屈好吗?大冷天的,我一个北方老爷们出来接你回家,看看你给我惹多少祸。”

“我干嘛跟你将心比心啊?我不要。你是我的网管,我是你的老板,我是资本家,我要压迫你这种无产阶级……外套都不洗洗的无产阶级。”

“……服。”

 

“其实我高中成绩可好啦……高考虽然是比不上他,但也能和他去一个城市读大学了。他现在瞧不上我,开什么玩笑,老娘身价过亿的时候都不稀得包养这种人!……”

 

叶修猜到了这就是陈果今晚情绪不稳定的原因。

 

 

不知各位是否参加过这样的同学会,觥筹交错又靠揭对方伤疤为乐,眼神往来都有暗示、讨好或者取消。如果不是为了去见见那位高考考了全班第一,又出国深造,好不容易才回来一次的,自己的初次暗恋对象,这样的场合陈果绝对能避则避。

当方也没有结婚,没有女友,这是据说可靠的消息。于是陈果咬牙买下了自己种草很久的大衣,精心化了一个温柔的妆,还把少女心事一整晚和唐柔分享。不过这个世界永远不缺会解题的聪明人,他们连算计人的弱点也是一把好手。

那位男生理所应当地成为了饭局的焦点,陈果没有到之前氛围就是在细数男神的桃花们,等她推开门,大家似乎都心照不宣地笑得暧昧,把陈果往那人身边推。原来那封体育课请假回来塞的情书被人家透了口风,非要像炫耀战绩一样,为自己的追求者数量再加一分。

 

她以为这一切都是她自己的秘密,还怕这种喜欢带给了别人负担。

原来对方对她的付出享用得理所当然,偶尔给个微笑当甜头,哄骗得她晕头转向,还将此作为日后的养分。

想和自己的初恋告上一个愉快的别,没想到要这样鲜血淋漓。

 

 

“恩……其实他也不是很帅,你知道吧,高中最迷人的那个男孩子肯定不是最帅的那个……我忘了你十年前就打游戏了,高中没毕业吧?挺好,你肯定就是那个祸害小姑娘的主。”

“我怎么躺着也能中枪啊?”叶修哈了口气搓了搓手,看着陈果讲那些陈年旧事,说她如何如何付出,如何如何真情实感,说她各种各样的情绪,像黑夜里微微跳动的火苗。

 

“我不是故意给你摆脸色的,我知道你在安慰我。”陈果指的是路口的不愉快,“我喜欢叶秋的时候,才喜欢上那个男孩子不久,他是支持韩文清的,特别神奇。我就想,那巧了,我能和他对着干。我总觉得叶秋和我差不多大,差不多大的人,心理承受能力又能好到什么地步呢……他是铜墙铁壁还是金钟罩铁布衫呢?”

“……”

“总觉得一个人无所谓的,没关系的,怎么能把这种认识当做是理所当然呢……大家都觉得我好坚强啊,爸妈不在了能活到现在,但我遇到这种情情爱爱的事还是会伤心难过啊……就是那帮崽子,觉得我的心是石头做的。所以你别看叶秋他什么都不说,社交也一概不做,正是因为他不露面,指不定躲在电脑屏幕后面哭呢,哇哇的那种。”

“……”

“都是成年人了,谁遇到点事不想回家啊,他那么神秘,万一他和我一样,回不了家呢?不是很惨吗?”

“……其实……还好,嘉世的住宿条件挺好的。”

“嘻嘻你看我又是这样,喜欢一个人就总是为他考虑,他连个屁都不知道,虽然说可能在背后哭,也说不定就在背后品红酒笑看粉丝掐架……诶!真没劲!”她摆了摆手,残影在叶修的眼睛里留下了别的东西。

 

人是工具也是目的,言语是刀子,言语也可以不是。

 

“你回去记得把修电路的老李的账给结了……早上去菜场……芹菜涨价了……也不知道为什么,听说是退休工资涨了吧?好烦。我也想退休。”

陈果还是站了起来,第一下落地的时候打了个趔趄,叶修手快扶住了。

“当心。”


“好的呀!”陈果已经困了,酒精还在发挥着她的作用,她笑嘻嘻地看着叶修,“我的小网管好敬业啊……金钱关系真的很牢靠哦,给你小费!!”说完就抱住了叶修,偷偷把那根挂绳塞进了他的口袋,怀抱着嘲笑过的腰,脸完全倒进了厚厚的羽绒服里。

陈果连抽泣都没有,就睡了过去。

因为冷,人趋利避害地把脚踩在了叶修的脚背上。

 

“诶……祖宗哟!”

那一刻叶修没有去思考过这是什么情绪,你可以说就好像一瞬间动了凡心,也可以说只是觉得好笑。好像春天柳树抽芽了,你从树下走过,枝条戳到你的额头,想避开已经来不及,酥痒奇异的感觉不容多品位就留下了一道痕迹。


fin.

---------------




诶……好久没写了真的是……写的很奇怪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们!

严格说来这也不算是CP的糖 

因为……就感觉逻辑有点问题

但是我目前看不出来了quq等到我看出来了再改吧

改得再…………眼波流转,气氛暧昧一点【嘻嘻嘻】



评论(7)
热度(57)

© 赤昙 | Powered by LOFTER